问题辣条河南湖南出产最多(2)

2019-11-29


图/视觉中国

  两年内131家辣条企业被通报;195批次不合格,糖精钠、甜蜜素违规使用突出;生产加工缺乏统一国标

  (上接B09版)

  “五毛零食”利润空间超50%

  近年来辣条行业发展迅速,产值逐年上升,主要集中在中小学校周边销售,青少年儿童特别是中小学生是主要消费群体。

  2017年5月,新京报关注辣条食品,记者走访北京市郊区一些小学附近商铺,发现辣条是销售的主力军,城中村、城乡接合部、边远农村等是辣条企业的生产集中区域,学校周边商店、集贸市场、批发市场则是辣条销售的集中场,发现辣条食品普遍存在包装标识不清楚、产品过期等问题(见新京报5月19日《“五毛零食”扎堆农村学校周边部分零食食品添加剂超标》报道)。

  同时,辣条作为网红零食在电商平台同样畅销。在天猫商城,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有上百个辣条品牌销售,以500g包装产品为例,其销售价格从5.8元至38.41元不等,平均价格在10元/500g左右。

  根据辣条发源地之一湖南平江县食品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,全国有面筋食品(辣条)厂家1000余户,产值至少达到500亿-600亿元,湖南与河南各占半壁江山,仅湖南平江一县辣条年总产值200亿元,占湖南面筋食品销售量的67%,占全国面筋食品销售量的40%。而这种面筋制作生产对技术、资金的门槛不高,原本做酱干制品的作坊、工厂纷纷开始进军辣条行业,形成了批量化复制,并迅速蔓延到了全国。

  辣条缺乏统一食品安全国家标准

  公开信息显示,安徽、福建、河南、海南、江西等多个省份均对调味面制品进行过专项抽检,2015年,河南省食药监局启动了辣条集中整治活动,集中销毁70多吨标值100余万元的不合格辣条及不规范包装材料。同样在2015年,安徽省食药监约谈了省内49家辣条企业,发现99%标签标注不合格,多数产品的名称和内容严重不符,责令整改。

  事实上,辣条行业发展至今,一直缺乏统一的国家标准。最新的相关文件出台于2015年初,国家食药监总局出台的《关于严格加强调味面制品等休闲食品的监管工作的通知》中提出,要根据调味面制品的产品特点和工艺要求,将其纳入“方便食品”实施许可,作为单独单元,生产许可证内容为“方便食品”(调味面制品)。

  2016年12月8日,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-调味面制品》制定项目启动会在河南郑州召开,根据标准立项的要求,预计在2017年10月,调味面制品的国家标准将完成制定工作,正式上报国家等待批复并发布。

  目前也有不少地方标准出台。2007年,湖南三家辣条企业与平江县食品行业协会,联合申报面筋行业的地方标准,出台了《湖南省地方标准(湘味面粉熟食)》。在随后的标准升级中,对色素等食品安全添加剂使用作出了严格规定。

  除生产标准未能统一外,检测标准也有差别。在梳理中新京报记者还发现,对于辣条究竟是一种什么食品,是否允许添加甜蜜素,添加限量为多少,各地方食药监局的检测标准存在很大差异,在因甜蜜素问题被查处的64批次中,因甜蜜素超标的有58批次,而把检出甜蜜素作为不合格的仅有6批次。

  ■ 提醒

  油盐甜“三高” 辣条不宜多食

  北京市食药监局委托北京市食品安全监控和风险评估中心近日对97个“五毛零食”样本的脂肪、钠和甜蜜素进行了专项营养含量测定。其中,调味面制品54个、调味豆制品43个。结果显示,“五毛零食”呈现油盐甜“三高”,对少年儿童健康成长不利。

  检测数据显示,68.5%的调味面制品样本钠含量超过每日建议摄入量,食用不到200g此类产品,钠的摄入量即达到成人每日推荐摄入量,同时有近1/3的样本脂肪含量达到20g/100g以上。

  北京市食药监局风险监测处负责人张卫民表示,依据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》,以小麦粉为主要原料加工的调味面制品,不应使用“三剂”:即甜味剂(甜蜜素、安赛蜜、糖精钠等)、防腐剂、人工合成着色剂。从检测情况来看,“五毛零食”生产企业违规使用糖精钠、甜蜜素现象仍然突出。

  “如果一个食品中含有多种添加剂,更容易累积在人体里面,甜蜜素作为甜味剂,为的就是增加或调节食品的口味以符合消费者的需求。”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红解释,即便食品中甜蜜素的含量符合国家标准,但长期食用,体内的甜蜜素也有可能超标,对人体肝脏和神经系统造成危害,对代谢排毒能力较弱的老人、孕妇、小孩危害更明显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夏丹 实习生张晓荣

编辑:王晓琳